今日華語電影 今日外語電影 電影影評 電影經典台詞
地方網 > 娛樂 > 電影 > 電影影評 > 正文

《我為歌狂》《舒克貝塔》等國漫紛紛更新,形象顛覆、迎合潮流遭質疑經典動畫重啓,到底拍給誰看?

來源:新京報 2020-11-23 00:54   淘寶官方集運

《舒克貝塔》劇照。《我為歌狂之旋律重啓》的主角葉峯(左)、楚天歌(右),曾經是萬千少女的夢。

繼電影《大聖歸來》《哪吒之魔童降世》接連衝向十億俱樂部,國漫成為影視之後另一資本戰場。大量國產動畫開始被一線平台青睞,《魔道祖師》《全職高手》等小説紛紛動漫化,動漫圈的“頂級IP”效應正在持續蔓延。而正如金庸、古龍的小説在數十年間經歷了無數次翻拍,國漫IP也開始了新一輪“重啓”。2019年,鄭淵潔的小説《舒克貝塔歷險記》在時隔三十年後,推出了為10後、15後小朋友量身定製的新版《舒克貝塔》;2020年,中國首部校園音樂動畫《我為歌狂》歷經十九年的等待,再度“旋律重啓”,與此同時,上映的還有二十年前的經典日漫續作《數碼寶貝:最後的進化》……

然而,在“你追的動畫終於更新了”的情懷語境下,“新不如舊”似乎也是所有經典必然面臨的輿論定數。《舒克貝塔》《數碼寶貝》等作品都曾遭遇“形象顛覆”、“迎合潮流”等質疑。動漫重啓之路,究竟好不好走?

1為什麼重啓?

A.IP仍適應現代語境

1989年,改編自鄭淵潔小説《舒克貝塔歷險記》的動畫片《舒克和貝塔》第一次與觀眾見面,為80後、90後塑造了最初的童話世界。而近十年,隨着國產動畫市場擴大,陸續有不少人找鄭淵潔之子,皮皮魯總動員公司的CEO鄭亞旗求購《舒克貝塔歷險記》的翻拍授權;與此同時,鄭淵潔的其他作品同樣“門庭若市”。

“《皮皮魯總動員》(包含《舒克貝塔歷險記》)這個IP老鄭寫了四十多年,持續的銷售證明內容的含金量和價值是非常高的。”鄭亞旗坦言。時隔多年,內容與價值觀能否繼續貼合當下時代,是經典IP重啓的首要考量因素。其中童話類、校園類、熱血向、少女向等較易符合時代發展的動畫,更適合重啓或推出續作,例如近期上映的電影《數碼寶貝》便延續了二十年前的第一季故事,拿掉時代背景,其故事仍然吸引着當下的年輕朋友。長年從事動畫製作的X先生(化名)表示,雖然二十幾年前的觀眾們如今已成為家長,社會環境、年輕審美、流行文化等等也都在隨着時代變化,但不同時代的年輕人對青春、熱血、友情的精神需求,無論科技、市場如何進步,都是永遠不會改變的,“很多經典故事可能不太符合現在時代,但偏熱血、青春、美好、校園、冒險的題材,即便再過二十年,還是會有年輕人喜歡看。這需要製作方在重啓前做判斷。”

B.製作開發風險低

經典動畫IP擁有穩固且大量的粉絲基礎,可以提升投資方和平台方的信心,保證能賣得出去;此外,大部分既存的經典動畫的形象、故事、價值觀等,也在一定程度上降低了對原創力的要求。X先生坦言,如果對IP和原創進行選擇,其中IP經過調研,粉絲羣還在,內容底子也好,製作團隊當然首選重新迭代。當下市場中不乏很多很火的原創動畫,但其中也有大量投擲重金卻打水漂的作品。“原創真的很難。”

2重啓=毀童年?

A.老粉絲還是新朋友,先想好給誰拍

鄭亞旗在計劃製作《舒克貝塔》前就知道,這部片子是拍給當下的小朋友。因此他放棄了二維平面畫風,在上百張形象草稿中,選擇了老粉可能覺得奇怪,但現在小朋友接受程度最高的三維設計。事實上,新舒克貝塔第一次亮相時,也確實遭受到80後、90後的吐槽。“但你能看到現在國際上的兒童動畫片,基本上火的,95%都是3D。這是全球小朋友統一能接受的。”

同樣遭受到“毀童年”質疑的還有《新大頭兒子和小頭爸爸》。2014年至2018年,新版《大頭兒子和小頭爸爸》接連推出三部電影,在成人世界的豆瓣平均分不足5,影評中充斥着“毀童年”、“色彩和故事情節奇怪”、“3D病入膏肓”等失望;然而該片票房卻持續走高,從4000萬到破1.5億,在小朋友的世界成為流行話題。

“我認為如果一個國產動畫片在票房上相對成功,其實就不叫毀童年,因為它就是拍給現在的小孩看的。”在鄭亞旗看來,真正的“毀童年”,其實是製作方沒有想好自己拍給誰看,只是一味地把以前的東西拿過來翻拍。

而近日在嗶哩嗶哩熱播的動畫《我為歌狂之旋律重啓》則很明確,其首先是面向老粉絲,即曾經的80後、90後。因此團隊在籌備初期,便耗費大量功夫集結十九年前的製作、美術、配音原班班底參與開發,並邀請老粉絲開展座談會,聽取他們對新版的建議。而成片中主角的校園環境、校服等也並沒有顛覆式的翻新,而是在十九年前的美術設定上進行升級。

在X先生看來,國產動畫市場發展迅速,年輕人可選擇的動漫也越來越多,一個經典IP很難通過迎合當下時代,就吸引新觀眾來看,“如果老粉絲都不買單,這個東西你更加不要指望出圈。”

B.內容不偏離原作,和當下時代結合

鄭亞旗透露,動畫片《舒克和貝塔》在影視化時,實際上對原著進行了一些改動,“老鄭簽完作者協議之後,其實就不太參與這件事了,所以當年有些劇情違背了他的核心價值觀,他是不太滿意的。比如台詞裏直接強調學習成績好就是好。”而重啓IP,鄭亞旗首要做的便是“推翻”,讓新內容儘可能接近原著。《舒克貝塔》更着重描寫了舒克的理智、貝塔的魯莽;在台詞創作上,助人為樂、正義感、想象力、好奇心等鄭淵潔真正的核心精神,也代替了對學習的過度強調。

但正如安徒生的童話《白雪皇后》被翻拍成《冰雪奇緣》時,角色、內容均與前作沒有太多關聯,但卻獲得空前成功,在X先生看來,無論是翻新還是續作,最重要的是如何把故事講好,“國民IP未必會帶來相對應的收益,尤其是原版動畫地位非常高的,如果你再只是簡單去翻拍另一部,沒什麼新的創作,風險會很大。”

3哪種經典國漫適合重啓

X先生曾參與IP重啓工作,在他看來,所有經典IP其實都可以翻拍,只要具備足夠的能力。但就目前的動畫市場而言,優秀編劇的缺失,特效技術的亟待完善,讓不少IP重啓都存在極大風險。許多經典動畫都具備強大的粉絲基礎,以及不落後於時代的優質故事,但依照目前動畫生產力,很難有公司能將其做得比老版更好。

據悉,《舒克貝塔》第二季剛剛收官,第三季計劃於明年暑期檔上線。《我為歌狂之旋律重啓》之後還會有更多的相關作品的規劃。經典動畫的重啓,似乎並未如影視IP一樣,潮水般跟風式接踵而至。

X先生感慨,許多中國經典動畫都是非常厲害的藝術家參與創作的。如果翻拍,不僅技術上需要更高級,內容上也要有所升級,這樣才有可能被大眾買單。“經典的東西一定是好的,不然成不了經典。觀眾覺得新不如舊,還是因為新版讓他們產生了很大的落差感。所以如果沒有強大的資金和技術支持,有些經典我們認為就沒必要簡單重置了。如果只是為了套現,失敗的概率很高,我們寧可原創新的內容。”

採寫/新京報記者張赫

新聞推薦

終於,我去看了這部電影…… □蔣澤一

電影《信條》海報自上映以來,這部電影的熱度一直不減,很多人在討論,相關的影評也是層出不窮。即便後來,這部電影...

相關推薦:
猜你喜歡:
評論:(《我為歌狂》《舒克貝塔》等國漫紛紛更新,形象顛覆、迎合潮流遭質疑經典動畫重啓,到底拍給誰看?)
頻道推薦
  • 我國老齡服務事業和產業前景廣闊
  • “亞冠” 蔚山現代奪冠
  • 安東尼·福奇:美國政治泥沼中的“抗疫隊長”
  • 火神山女孩阿念:向死而生的這一年
  • 阿富汗首都爆炸襲擊導致8人死亡
  • 熱點閲讀
    為愛英勇,是壞女人的骨氣... 請回答2020 誰燒紅了素媛案的熔爐?... 紅玫瑰的花生醬
    圖文看點
    鄉里鄉親
    電影藍皮書預計今年全球票房約為去年... 劉純懿沒被喜番 “如何不內卷”還是... 電影藍皮書:初步估算今年全球電影票房...
    熱點排行